居然说的这么委婉。那丫头我最熟悉不过

- 编辑:admin -

居然说的这么委婉。那丫头我最熟悉不过

麦晨道:“还想个屁啊,若是隔了两天,他那园子才出事,谁还想得到是咱们的手段,又如何显得出咱们的威风?你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荣旭眉头一皱,道:“那咱们要不要回去找饶大哥商量一下?”
 
    麦晨道:“事事都得饶大哥操心,还要咱们干什么?再说了,咱们常爷诨号是啥?‘神龟寿’啊,耐忍的很,饶大哥当年何等样一条好汉,让常爷调教的都快成佛了,你若问他,等他再拿定主意,嘿……”
 
    那年代,龟还是四灵之一,乃是神兽,以龙、凤、麒麟和龟喻人,都是赞语,并非骂人,所以“神龟寿”这个绰号,常剑南这些手下才可以信口说来。
 
    荣旭犹自有些犹豫,道:“可是……”
 
    麦晨已迫不及待地拉着他往回走,道:“别可是了,只要手脚干净,没有把柄,官府拿咱们毫无办法,咱们还能扬出威名,再打拼十年,说不定也是八柱中爷字号人物,哈哈……”
 
    麦晨一面说,一面拉着荣旭,领着那班打手折身走去。
 
 第221章 最风雅的事
 
    李鱼带着康班主、刘老大和华林、静静来到褚龙骧府。
 
    此时的褚府已经过了丧期,家主守孝,所以大门都封闭了,门前一片冷清。
 
    李鱼等人从角门进去,领着他们径直奔向苏有道的住处。
 
    李鱼现在把自己的住处让给了苏有道,就是一进府门右转,那幢优雅娴静的院落。
 
    刚到月亮门口,就见院中一道倩影,坐着个石凳,纤腰如折,体态窈窕,背对着月亮门儿,手臂优雅地摆动,不知在做些什么。一瞧那背影,除了刘老大和华林,其他三人就已认出这人身份。
 
    静静欢呼一声:“深深姐!”
 
    “静静?”
 
    深深还未回头,只听声音就欢喜地跳了起来,两姊妹雀跃地拥抱在一起,欢喜得直蹦。
 
    “你怎么找到我的?啊!是小郎君!”
 
    “深深姐,我都担心死你了,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享福,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没良心。”
 
    李鱼走过去,往深深身前瞄了一眼,石凳前是一张石桌,石桌上摆着五六本书,其中一本正翻开着。李鱼诧异地问:“深深,你不是不识字吗,居然看书?”
 
    李鱼伸手去拿书:“这上面又有没有画。”
 
    “别乱动!”深深赶紧放开静静,紧张地按住书页:“苏先生让我晒书呢,可别翻乱了。”
 
    康班主翻了个白眼儿,道:“晒书跟翻乱了有什么关系?”
 
    深深认真地道:“苏先生说,晒书,可是很风雅的事呢。要平心静气,神情专注,举止优雅。翻一页,捱个一盏茶的功夫,便再翻一页,要让阳光均匀地照在每一页纸上,晒去潮气,洒去蠹虫……”
 
    康班主又是一个大大的白眼儿:“这是哪个白……”
 
    李鱼一把拉住康班主:“来来来,让她们小姐们聊着,咱们去见见苏先生。”
 
    李鱼拉了康班主就走,一边走一边小声道:“深深那性子,你该比我清楚。苏先生怎么受得了她,定是想了这个法子,打发她出来,免得在身边聒噪,扰得他不得清静。看破,莫说破啊。”
 
    康班主抚了抚及胸的长胡子,乜了李鱼一眼,微笑起来:“呵呵,鱼儿,你真有一颗怜香惜玉的心呐。”
 
    刘老大和华林已经跟了上来,听到这句,刘老大忍不住叹气道:“有甚么用呢?九月九就开刀问斩,一命呜呼了。跟女人浪费什么功夫!”
 
    康班主为之一窒,对李鱼道:“煞风景者,莫有及此人者!”
 
    刘老大茫然地问华林:“我说错话了吗?”
 
    华林忍笑地道:“你说对过话么?”
 
    这时节,屋中书室内,一个年轻人正向苏有道汇报着他们诱引饶耿的人如何整治道德坊勾栏院。苏有道听了双眼微微一眯,又想了一想,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
 
    他刚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一顿,耳听得外边脚步声响,紧跟着李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苏先生,正在忙吗?”
 
    苏有道向那年轻人摆摆手,起身走了出去,那年轻人马上尾随其后。
 
    苏有道漫步出了书室,见李鱼带了几个人正站在厅中,便微笑拱手道:“小郎君回来啦?”
 
    李鱼道:“有劳先生了。我为先生引介一下。”
 
    李鱼将刘云涛、康班主和华林引见给苏有道,旁边那年轻人窥个空隙,欠身道:“先生,那我这就告辞了。”
 
    苏有道点点头,那人便退了出去。
 
    李鱼也未多想,只道这人是苏有道请来的帮闲,心中愈发地过意不去,便道:“我们是陪深深的表妹来看她的,一会儿,要择一酒家小酌几杯,先生这些时日辛苦了,不妨一起?”
 
    苏有道本想拒绝,转念一想,却又微笑起来:“好啊!我瞧诸位,都是意气男儿,彼此一见投契,正想与诸位攀交一番。我知道有家酒楼,菜品味道极佳,今日我做东……”
 
    
    康班主幸灾乐祸地笑道:“哈哈,难为苏先生了,居然说的这么委婉。那丫头,我最熟悉不过了,经常是越帮越忙,总帮倒忙。先生让她出去晒书,怕也是实在烦不胜烦,再想出的主意吧?哈哈,旁人是一本本地摆开了晒,她是一页一页地晒,还以为这是风雅。这个缺心眼儿的傻丫头……”
 
    大厅外面,隔了一道纸糊的障子门儿,十八深和蛇骨静正贴着门儿站着,侧耳倾听厅中动静。
 
    深深本来满面笑容,听到这番话,心中好不难过。
 
    她一直以为苏先生是看重她,才把最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去做。晒书,一页页地晒,原来……她只是一个傻瓜。
 
    深深的脸蛋儿火辣辣的,羞得恨不得找道地缝钻进去。
 
    她那又难过、又羞窘的模样儿,静静看在眼里,平时和她打趣惯了的人,都没敢多说话。房中谈笑声还在继续,深深已经蹑手蹑脚地走开了,走到石桌旁,猛地抓起一本书,就要扔到旁边的池水中。
 
    静静一脸紧张:“姐,书很贵的!”
 
    深深马上泄气地放下书,眼泪汪汪地看向静静:“我是不是真的很讨人厌啊?”
 
    静静纳罕地道:“不会吧,园子里的人都说咱们姐儿俩很可爱,特讨人喜欢,总能逗大家开心,只要有了咱们姐儿俩,就别担心不热闹……”
 
    深深泄气地道:“你是说咱们六岁时候的事吗?”
 
    静静不服气地道:“也不是啊,现在也有人这么说。”
 
    深深摸挲着下巴,沉思地想:“所以,我开始怀疑,小时候这么说咱们,是真夸,长大以后……”
 
    静静眨眨眼睛,道:“同样一句话,长大以后再说,就不对了?”
 
    深深看了她一眼,两人都慢慢低下了头,陷入沉思状态。
 
    李鱼和苏有道等人从厅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