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新人作者很在意每一名读者的建议想要让所有

或者,在7月之前,敲定下一本书的合同,宋泰也可以放下包袱。
 
    不过,考虑到《y’s》的对手是《狩猎深渊》和《罪罚》,它拿到“新人奖”的概率不到一成。
 
    双方可以互退一步,这样才会有周旋的余地。
 
    “要不,这几个月我去盯一下编辑部?看看能否找到高质量的作品?”宋任将腿从桌子上放下来,颇有兴致地说道。
 
    “你?不行。你这个家伙太不让人放心,还有,你是不是对沈老师有意见?”宋泰问道。
 
    “也没什么意见,就是觉得他上次没和我们打招呼,就直接微博宣战,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一个作者而已,凭什么这么横。”宋任翻着白眼。
 
    “你啊……记住,云川不止《new world》一本杂志,华夏也不止云川一个地方有漫画市场。‘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别什么事都耍小聪明。”宋泰意味深长的说道。
 
    宋任撇了一下嘴,小声嘟囔道:“那也要看那些大杂志是否看得上他。”
 
    “你说什么?”宋泰瞪了宋任一眼,“你信不信,我们现在和他解除合同,下一秒,罗智就会把顶薪送上来?臭小子,做事不要想当然。”
 
    “老爸……咳咳,我不会找他麻烦。我的意思是,我只负责寻找合适的新人,其他方面,我不会插手。”宋任保证道。
 
    “你这家伙,别节外生枝。”宋泰皱眉说道。
 
    “我知道,绝对不会干涉编辑部的正常运营。”宋任一脸认真。
 
    “你先去吧……对了,叫总编过来,我和他商量一下选择哪些作者。”宋泰摆了摆手,看到宋任出了房间,他才叹了口气。
 
    这小子办事还是太毛躁了。
 
    ……
 
    沈昕离开会议室后,先是和颜菲一起,去财务室提了一下版税的事情。
 
    财务告诉沈昕,上个月的版税已经打到了他的银行卡里。
 
    离开杂志社,沈昕和颜菲又去了银行,取了两笔钱,算是给高航和陆柠的奖励。
 
    等两个人回到工作室,看到工作室的房门微开,都是一愣。
 
    “门没锁?”颜菲问道。
 
    “应该是小晗来了吧。”沈昕也不太确定。
 
    他之前告诉过苏瀚和高航,他今天会来工作室,但没有要求两个人过来。
 
    推开房门,沈昕就看到上身只穿着毛衣的高航扛着拖把,从卫生间出来,陆柠也退去了棉衣,拿着湿布擦拭桌面,郗慕晗则把地上的垃圾倒进了垃圾桶。
 
    “你们怎么来了?”沈昕诧异道。
 
    高航扭头看到沈昕,连忙打招呼,“沈老师,我觉得如果不来干活,会少些什么,所以便让陆小姐,联系了小晗,做一些提前工作。”
 
    陆柠没有说话,只是稍微点了一下头。
 
    “看到你们斗志这么高,我也放下心了。今年要比之前更苦,你们要做好准备。当然,在此之前……”沈昕从内兜掏出两个信封,“这算是新年红包吧?”
 
 第106章 心态与调整
 
    高航接过信封,摸了一下,好厚。
 
    偷偷打开,他看到里面厚厚两打纸币,差不多有两万块。
 
    “沈老师……这笔钱太多了。”高航将信封递给沈昕,但双眼却又盯着手里的信封。
 
    “好了,收起来。这是第二册单行本的奖,你也需要这笔钱。以后,你不会只想在云海担任助手吧?生活的其他地方也会需要钱的。”沈昕说道。
 
    “既然沈老师这么说……我知道了。”高航听了沈昕的话,连忙收回信封,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惹得其他人露出笑意。
 
    陆柠拿着信封,犹豫半天,最后郗慕晗走过来,拉着陆柠,将钱放进了她的棉衣兜里。
 
    “好了,红包发了,我也说一下这半年的打算。我决定争一下10月份的新人奖,希望大家能够帮我这一次。另外,大家生活上有什么难处,一定要提前说。觉得压力大或者薪水不高,甚至跳槽也没问题,我只有一个要求,大家一定要说出来,不要不告而别。”
 
    有了上次的经历,沈昕也变得更谨慎了。
 
    可以预期,接下来的半年多,尤其在七月份之后,工作室的压力会很大,如果再出现一次突然跳槽的事情,沈昕可受不了。
 
    “沈老师,从你愿意雇用我担任助手开始,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跟着你,只要你不踢我走,我绝对不会离开。”高航拍着胸口,肥肉上下乱颤。
 
    “云海没有比你更厉害的少年漫画家。在我毕业之前,我不会离开。至于毕业以后,看我学习的成果,再做决定。”
 
    陆柠和高航不一样,相较于当一个专业助手,她更想做漫画家,只是她的分镜和画工不适合少年漫画,才在沈昕这里学习。
 
    沈昕知道这些,也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当陆柠保证在明年七月之前,会在这里担任助手,他也安心不少。
 
    短时间内,工作室还算稳定。
 
    “多谢。”沈昕双手合十,表示感谢,“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么,今天就开始正式工作。颜姐,下一话的na给你。”
 
    沈昕来到工作台,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颜菲。
 
    “你总算想起我了。”颜菲笑着说道。
 
    “抱歉,颜姐。事有缓急,千万不要生气。”
 
    他和颜菲认识半年多,彼此比较了解,也知道颜菲在开玩笑,便很自然的把话接了过来。
 
    颜菲取出信封里的na,认真看了一遍。
 
    在年前,杂志发表了第二十话,伊织一直以为,易贵在码头边是想和他讲鬼故事,因此,在易贵告白的时候,捂住耳朵,对易贵说了一句“易贵,你好过分”。
 
    此后,两个人的关系陷入了冰点,但这种冰点却是单方面的——易贵以为自己被拒绝了,而伊织却认为,易贵想在黑夜讲鬼故事,便不顾易贵的感受,独自离开,事后回想起这件事,又自责不已。
 
    最后伊织把易贵叫到阴暗的洞穴,告诉易贵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愿意听他讲鬼故事,这时易贵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被甩,兴奋之余,准备再次向伊织表白,没想到却在这时休克了。
 
    当时,读者看到这里,纷纷来信,而且真有人寄来了刀片,只不过杂志社没有转给沈昕。
 
    过年之前,沈昕给了颜菲一份na,讲的是易贵和伊织返回学校。
 
    经过了这一次的旅行,易贵和伊织的关系再次近了一步。到了学校后,易贵突然看到戏剧社的社长找到伊织,这时谷靖雅偷偷告诉他,伊织可能要拍全果写真集。
 
    年前,颜菲在看到这一话时,询问过沈昕,“不作死,心里不好受是吧?”
 
    沈昕也表示很无语,他是按照《i”s》的剧本画的。
 
    在最新一话的na中,易贵私下告诉伊织,戏剧社的社长之所以对她这么好,是在利用她。
 
    “不准你说我们社团的坏话!”
 
    这是倒数第二个分格,恼怒的伊织所说的话。在整话的最后一个分格,则留下了一脸惊愕的易贵。
 
    “怎么说呢?我感觉你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了。”颜菲把na拿到复印机边,复印了一份。
 
    “反正,读者都习惯了。”沈昕笑着说道。
 
    “有一点,我挺在意的。”
 
    “什么?”
 
    “这一话的尺度挺小,你该不会因为网上的事情,刻意修改了na吧?”颜菲回头问道。
 
    “肯定修改了na,但不是因为尺度,而是为了更好的分镜和构图。”沈昕解释道。
 
    “这就好,千万别受读者和网络的影响。否则,可能会影响漫画的质量。”颜菲提醒道,“漫画连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创作者心态的变化,会影响整部漫画的走势。”
 
    这是新人的大忌。
 
    “我知道。所以,我也在尽量避免外部的干扰。”
 
    沈昕很认同颜菲的话。
 
    他没有画完一部漫画的经验,但他有写完一部网络小说的经历。
 
    网络小说的创作和漫画有一定相似之处,比如创作周期都很长,而且,都是在没有完结的前提下,进行连载。
 
    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或者说,网络小说和传统杂志相比,少了一道程序,即是普通的网络作者在小说发表之前,没有第二个人校对、把关、提意见,更不可能在发表之前,更改剧情,因此,会一些有“毒”的情节被放出来。
 
    读者在看完小说之后,即时反馈,而作者,尤其是新人作者,在看到反馈的评价后,很可能对自己的作品产生质疑,进而在听从读者的意见,和遵从原有思路之间徘徊。
 
    遇到这种情况,作者要调整好心态,果断做出取舍,否则,后续小说很可能会在左右为难中,犹豫不决,从而使小说出现断崖式的崩溃。
 
    有些新人作者很在意每一名读者的建议,想要让所有读者满意,而往往他们的承受能力,也是最薄弱的,有一部分小说断更,甚至tj,也有这个因素有一定关联。
 
    事实上,没有一部小说能做到当所有人都满意。
 
    沈昕也算是半个过来人,对颜菲所说的话,深有体会。
 
    高航听到两人的对话,也停止了拖地。
 
    “颜姐说的是前不久,与《摇摇欲坠》有关的报道吧?”
 
    “你们也知道?”沈昕惊讶道。
 
    “那件事在网上闹得挺大的,漫画圈子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幸好嫌疑人最后被抓到了。”陆柠也说道。
 
    郗慕晗听到高航提及这件事,脸色变得很难看,“那两个坏蛋,竟然把主意打到昕哥的头上,最后,昕哥报警,把那两个坏蛋抓住了。”
 
    “诶?”
 
    “咦?”
 
    陆柠和高航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惊呼声。
 
    “老师,这是真的吗?”高航问道。
 
    沈昕点了点头,一脸郁闷,“当时我还在虹川,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盯上了。后来报了警,才把他们抓到。”
 
    “真是可恶!竟然针对沈老师。”高航瞪大眼睛,那两个人搞陈子蛟,他可以视而不见,但欺负沈昕,那可不行。
 
    “要不你去教训一下他们?”陆柠将抹布丢进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