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座位上就坐时,已然脱了靴此时只着一双布

 那胡人摸了摸翘曲的胡子,怡然笑道:“你看我面相就该知道,毫无关系。只是我来中原,听说过这人名字,极是了得的一个人物。想取一个汉人名字的时候,便取了他的姓。至于名么,他既然用了成都地名,我就用长安喽。”
 
    众人呆呆地看着高鼻深目、胡须虬曲的宇文长安,顿时钦佩的五体投地。
 
    宇文长安彬彬有礼地把众人延请进一个包间,吩咐人奉上美食。
 
    此间食物,居然不是由着客人去点,而是人家今天备了什么食材,你就吃什么,这倒又是一个别致之处,引得众人好奇心顿起。
 
    醍醐、麆吭、野驼蹄、鹿唇、驼乳糜、天鹅炙……
 
    一道道菜肴,食材原本罕见,烹调更见功夫,挟起一品,果然味道极佳。须知许多高档菜肴追求色香,以致牺牲了它真正的味道,所以许多瞧来美仑美奂的食物,其实口味并不如何出色。
 
    而此间每一道佳肴,细细品来,都别具味道,显然不是普通做法,众人一尝,自然赞不绝口,只是似刘老大这般人物,却也品不出其中层次,未免有牛嚼牡丹之感。
 
    中间舞台上,正在表演歌舞。众人进来时,台上正在表演绿腰舞。绿腰属于软。,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
 
    舞动起来,翩若惊鸿,极是轻盈典雅。
 
    待众人坐定,佳肴呈上,美酒筛满,这舞便换了胡旋。
 
    娉娉婷婷几个胡姬,高挑婀娜,妙目流盼,有股水一般的柔媚,兼之酥胸高耸,长腿丰.臀,舞动起来极具魅惑之美。众人看得心旷神怡,李鱼虽不甚懂舞,却也看得出她们舞姿之优美,当然,着重之处,看的是那丰.臀一翘,长腿一抬,蛮腰一扭,眉眼一转的女儿之美。
 
    李鱼等人一边饮酒,一边笑谈品评,深深静静两位姑娘就被冷落在一边了。
 
    美女最恨的就是被人无视,何况正打算“厚着脸皮、不要自尊、死缠烂打”,誓要把李鱼变成她的长期饭票的静静姑娘。
 
    坐在席上看了一阵,瞧李鱼等人目光几乎都落在台上,静静姑娘心中着实地不忿,眼珠转了转,忽地站了起来,一双白袜儿的秀气脚丫踩着蒲草的软榻,从李鱼等人背后挪了出去,趿上鞋子,就闪到一边去了。
 
    李鱼等人只道她去方便,也未放在心上。
 
    胡旋舞毕,李鱼等人想着先是绿腰舞,后是胡旋舞,说不定下一个舞蹈会更加的惊艳,不免摒气凝神以待,却不料接下来却是一个半老徐娘,抱着架箜篌登上台来,后边还跟着小厮,替她拿着锦墩。
 
    这乐姬已然不年轻了,却仍能在这等上档次的地方做为单独表演的一员,自然是有真本事的。那歌喉圆润婉转,一唱出来,仿佛珠落玉盘,中性女音,富有磁性……
 
    然而,众人中依旧听得专注,甚而更加专注,轻拍膝盖,颇为享受的却只剩下苏有道一人了。其他几个男人不太欣赏这种艺术,转而把精力投向了炙驼峰,啃得满口流油。
 
    等那半老徐娘唱罢下台,也只迎来了苏先生一个人寥落的掌声,其他人则正对着一大盘黄河鱼脍筷起筷落,这其中还包括吃货深深,以致无人察觉静静姑娘已经消失半天了。
 
    忽然,一阵怪异的乐曲声响起,有点靡靡之音的味道,听来极是婉转柔媚。
 
    刘云涛、华林犹自蘸着芥茉吃个不停,倒是李鱼率先停下了筷子。
 
    这个时代的音乐,以他前世的记忆,听过的着实不多。而他今世的记忆里,几乎没有什么音乐的记忆。但这种曲调,他却很有熟悉的感觉。李鱼不禁向台上望去。
 
    然后,李鱼眼睛一亮,马上抓过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油渍。
 
    肚皮舞、肚皮舞诶!
 
    一个脸蒙鹅黄色轻纱,体态妖娆袅袅的女孩儿正款款地走上台来,就那几步路,都走得风情万种,说不尽的风流。
 
    肚皮舞当然得露出肚皮部分,这小舞娘看来年纪不大,还不到肚腹丰润性感的岁数,看起来平坦紧致了一些,但她在小蛮腰尤其是肚脐周围,扑打了许多金银粉,闪闪发光,却是弥补了不足。
 
    尤其是她那小蛮腰上挂了一副铃挂,走起路来胯部曼妙诱人地摆动,引得那铃挂叮当悦耳,简直是……这才是此间色香味俱佳的一道大餐啊。
 
    刘云涛和华林不约不同地咕咚了一声,吞了口口水,而李大官人……当然依旧是一脸地淡定,悄悄地蠕动着咽喉,慢慢地润着喉咙,两者相比,高下立判。
 
    那柔媚的乐曲声中,波斯打扮的小美人扭动起来,随着变化万千的动人节奏,她的臀部、腹部、腰部,甚而双手和双腿,都有蛇一样的扭动与变化,妩媚、妩媚、无尽的妩媚……
 
    李鱼看得眉飞色舞,目光紧紧盯着那台上波斯小美人儿,只在胸、腹、臀处做微妙调整,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声:“sex!”
 
    旁人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瞧他模样,显然是在赞美。
 
    台上的波斯小美人儿舞动着,明显以李鱼这边为中心,几乎没有正面转向其他方向。
 
    对面坐的就是方才一身猎装的那些人,中间上首坐的就是那一双少年男女。瞧见这台上美人儿舞的如此挑逗、如此诱人,可是从他们的方向却只能看得到摇曳如花的臀姿,就是看不到脸儿,那少年公子忍不住叫道:“转过来!转过来!”
 
    那公子一叫,旁边的人登时鼓噪起来,可那台上美人儿充耳不闻,不只身体蛇一般性感动人的舞动着,只向李鱼这边展示她的美丽,那眉眼盈盈的,媚眼儿却也只是飞向这方。
 
    刘云涛忍不住鼓掌大笑:“鱼儿好本事,这番国美人儿看上你了呢。”
 
    深深气鼓鼓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俏脸飞红,眼中冒出了小火苗儿。
 
    华林不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深深道:“看什么看,芥茉太辣了!”
 
    那美人儿舞动不离李鱼这边方向,对面的少年公子脸上可挂不住了。他是何等样人?当今太子啊,虽说今日微服出门,这酒楼中无人识得他的真面目,可他说惯了上句的人,岂能受得了如此冷落。
 
    李承会
 
    太子众门客一上台,李厢眉头一皱,忙也纵身一跃,跳上台去。他在座位上就坐时,已然脱了靴,此时只着一双布袜,双脚往台上稳稳一落,无声无息。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打手到了,李鱼把那花容失色的波斯小美人儿往身后一拉,一个野马分鬃,就向两个打手迎去。
 
    “啪!”
 
    小臂相接,双方上身都是一震,只一接触就都感觉到对方肌若精钢,力道十足。纯以蛮力,难占上风,立即各自换招。
 
    李鱼所习,虽是民间杂学技击,却也是极为实用的武学。经过一路逃亡,辗转陇西,在生与死之间打磨锤炼中愈发的融会贯通起来,诸般风格迥异的杂学融汇,令他的技击风格变得极其诡异莫测。
 
    其实所谓的技击本就是散手,套路只是自己练习乃至他人陪练时用处,真要实战必须将之拆零,依据对手攻击防守的动作分散使用或重新组合,以散手方式对战,所以李鱼等于是越过了套路这一环节,直接从街头王八拳向散手进化了。
 
    这时两个打手换招,李鱼也即时换招,但他却是不退反进,双臂化坚为柔,蛇一般缠向两个打手手臂,使了个巧劲儿拨开他们的手臂,令他们中堂大开。虽然这只是一刹那的空隙,对方便迅速收招抵挡过来,但……已经足够了。
 
    李鱼双手似鹤喙,往二人咽喉处一点,这是极脆弱处,常人一击也难承受,何况李鱼是个练家子,二人登时喉头一痛,呼吸窒住,踉跄退了几步,失去了战斗能力,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
 
    紧接着李鱼再进一步,一个揽雀尾的动作,荡开下一个太子门客的黑虎掏心,一掌削在了他的颈大动脉上,砍得他眼前一黑,紧接着就被李鱼一膝撞中下阴,登时陀螺一般矮了身形转了出去。
 
    揽雀尾是太极拳中的一个有名招式,但类似的技法动作毕竟不是那时候才出现的。这是战场实战中渐渐演化出来的一个攻防一体的技击动作,其源出于刀盾兵。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